人民眼·资源枯竭城市转型(3)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陈悦、单芳

  当时,贾汪匆匆划了一片4平方公里的地方,路还没来得及修好就开了园。

  “都是荒地,还有野鸡飞来飞去,风一吹,满面灰土。”冯思学是第一批到园区管委会工作的5位员工之一。刚上班的他领到一块塑料布,最开始不解,直到一次下雨,领导让大家拿出塑料布来盖办公桌。

  两张办公桌容不下5个人办公,大家就轮流坐办公室,没有工位的人出去跑业务。园区招引来的第一个项目是连云港一家化工企业,因为老板是徐州人,靠着“亲情牌”再加上各种优惠政策,园区算是开了张。

  “当时招商引资,贾汪没什么优势,苏南的企业大都不愿意到苏北来,投资300万元的就算是园区的大项目。”冯思学每次去招商,即便遇到愿意到徐州投资的,也都是首选市区的其他工业园区。那些园区建得比贾汪早,硬件环境好、产业配套齐全。

  没法子,工作人员就天南海北地跑,拿着企业名录一家家敲门拜访。园区工作人员李丽娜2008年在浙江温州待了一整年,跟两三个同事组成一个招商小分队,自己租房子做饭,往返贾汪只能坐大巴,单程就得12个小时以上。

  一年下来,李丽娜所在的小分队只招到一个项目。派往无锡、上海等地的小分队,也陆续无功而返。

  2008年,贾汪迎来了转型发展的一次机遇。这一年,江苏省委、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快振兴徐州老工业基地的意见》并配套了实施方案,确定了徐州要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食品及农副产品加工业、能源产业、商贸物流旅游业四大主导产业。

  次年,徐州市区的一些企业开始外迁。捡到篮里就是菜,贾汪便把力气往这些企业身上使。就这样,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钢铁、化工、焦化企业陆续进驻徐州工业园,而“金彭”入园只能算是意外收获。

  2009年,贾汪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08.6亿元,同比增长14.5%,几乎是2001年的两倍。

  “但这次转型是被动的、不彻底的,产业发展也是无序的、无选择的,上了一批污染型重工业,留下了发展隐患。”曹志在国家发改委的那次培训交流中,也提到了贾汪早期转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转型契机再次不期而至。2011年,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出炉,贾汪名列其中。次年,江苏省出台《关于支持徐州市贾汪区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的意见》,从产业发展到财税金融,从土地利用和环境治理到民生和社会发展,实打实的政策举措助力贾汪区转型发展。

  唤回绿色

  整个潘安湖的综合整治投入了20多亿元,不少人担心这个钱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贾汪区顶住压力修复城市“伤疤”

  转型发展,贾汪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跳出逾百年煤炭开采导致的环境“洼地”。在贾汪,13万多亩塌陷地,成为巨大的城市“伤疤”,是生态宜居地建设必须跨过的坎。其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就是潘安湖区域。

  潘安湖说是湖,其实是一个有着80多年历史的采煤塌陷地,水域面积3600余亩,平均塌陷深度4米,最深处达19米。

  “不是不想治理,也不是技术达不到,是没钱!”王晓侠表示,1994年起,当地就尝试治理潘安湖,但是百八十万元的资金只是杯水车薪。直到2008年,《关于加快振兴徐州老工业基地的意见》出台,解决采煤塌陷地和关闭破产矿山土地利用问题被列为四大政策措施之一。

  经过多轮研究,贾汪最终确定了以“综合整治”为核心的采煤塌陷区治理方式,提出了“基本农田再造、采煤塌陷地复垦、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建设”四位一体综合整治思路。

责任编辑:王娜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京ICP备16033635号-1 | 运营机构:复兴新华新媒体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复兴新闻网 Copyright @ 2009-2017 all rights reserved